您现在的位置: 首页 > 学生乐园 > 学生习作 >

红星村里的“富翁”生活

作者:采集侠  来源:本站原创  发表时间:2019-05-13 21:46
浏览:

  实习生 张翘楚 本报记者 鞠红梅/文 张大巍/摄

  理性消费,是张东辰首先意识到的。虽然一下子手里有了300万,张东辰还是在“有钱啦”的兴奋冲击下,保持着把一部分钱留住的理智。

  在哈西客站建设征地中,他所在的南岗区王岗镇红星村的耕地被征用,全村约1800户、3800余人,平均每人获得补偿款50余万元,有的家庭获得数百万元补偿金,但也有少的,大约有20多户每户只获得补偿金10多万元。“五六百万的都有,我家补的不算多的,一家补个一二百万元、三四百万元的很正常。”张东辰说,我们这个村以前就不是穷村,用大棚、温室种植特种蔬菜,一年下来一亩地收入能达到1.5万多元,人均收入也有个8000多元,以前村里也有人买车。“但突然有了好几百万,心还真忽悠一下,第一念头就是赶快存起来,别让外人知道。紧接着,要花钱的想法就来了,节衣缩食一辈子,有钱了也该享受享受了。”

  “下馆子”最先被提上日程,张东辰一家先是把市区里几个有名的饭店吃了个遍。“以前哪能总下馆子啊?农民不兴这个,心疼钱。现在,得把没吃过的都吃个遍。”张东辰说,“还真闹过笑话,有的高档菜像海鲜类的上来后不知道咋吃,全家人就看着那菜琢磨,全都不知道从哪儿下筷子。歌里唱的‘洗桑拿吃龙虾’都干过。”

  “换手机都是‘小儿科’,大头的消费算是买车吧,现在全村几乎家家有车,从几万元的到上百万元的不等,但还是十多万、二十多万元的大众、本田车多,也有奔驰。”张东辰说,买股票、买基金这类投资的事村民都不懂,没听说谁拿钱去干这个。他家的钱是这么分配的:180万存银行,剩下的120万元给三个儿子各分30万元,还有30万元留手里“机动”。

  张东辰说,80%多的村民都把钱存到银行,农民就是爱攒钱,手里没存折心里不踏实。银行也知道我们村的人有钱了,前一阵浦发行来村里宣传,给大客户各种优惠,就是开通VIP通道、给点礼物什么的。各家都想对钱的去处保密,都偷偷地存到各个银行,没人扎堆只去某一个银行。张东辰把钱存到了信用社。信用社经办员也用较有诱惑力的客户费来揽储,存100万元信用社当时就给了他4000元现金。

  学习花钱是很多村民目前正在做的事,这个过程中不可避免地出现了攀比心理。一些村民说:“我乐意攀比,我又没偷没抢,用自己的钱乐意干啥就干啥。”村民们很反感那些对他们怎么用这笔补偿款“指手画脚”的人。对于记者采访补偿款的事,一些村民也十分抵触,有的人对此只字不谈,或是说得十分隐晦,怕别人知道自己有多少钱。也有人说:“我们村原来就有钱,这些补偿款不算啥。”但还是有一些年轻的村民表现得很兴奋,很乐于谈论这件事。刘帅就是。他说:“村里的年轻人都买车了,我哪能不买,开始也不知道买车干啥,城里人干啥我们就干啥呗,逛街买东西、没事儿拉父母回村看看,上哪儿都开车,现在有钱了,那点油钱不算啥。还有,我们也凑一块看看谁的手机好,怎么也得5000块一部往上啊。和朋友唠嗑就用手机,现在打多长时间都不心疼话费。”

  红星村的耕地是一块一块陆续被征用的,从去年3月份一直到现在,还没有完全征完。作为哈尔滨市特菜基地的红星村裸露土地少,多是大棚和温室。除去文件规定村里提留的部分,补偿款都发到村民手中。去年第一批征地开始时,部分村民不支持,因为“失地农民”这词儿听起来挺可怕,好像下半辈子没有了生活来源。可第一批征完后,后面就顺利多了。眼下,正在测量面积的一批地“征”得很顺利。“因为亲眼看到了得到钱的乡亲们有多好。”刘帅说,“怎么可能不攀比呢,开始时这么些钱都不知道咋花,都是看别人家买啥自己也买啥。去年冬天就都买貂皮、买金项链。”

  张东辰也说:“开始没想买,但看别人家都买了,就劝老伴给仨儿媳妇一人买一件貂皮大衣吧,别人家都买咱家不买不好。可老伴一辈子节省惯了,好不容易才同意给仨儿媳妇一人拿了1万块钱,后来才知道1万块不够,又给每人添了点。”

  一些村民还是觉得,有钱了就得学会花钱,虽然很多花出去的钱都是跟风的,但学习花钱也需要一个过程,没吃过的没穿过的没用过的都得试试。

  一个不一样的新世界突然展现眼前———刘帅这样形容拿到钱后的感觉。“以前村里人就是种地,因为很多家都有四季温室,抓紧每一天种地。好多人都没出过村,更别提旅游了。拿到补偿款后,村里开始有人想出去转转了。现在大家出去旅游很普遍,跟旅行团也就几千块。都乐意去北京、上海,以前都没去过,到了那儿一看我们这点钱也不算啥啊。”刘帅虽然这样说着,但语气还是很轻松,脸上洋溢着笑容:“钱真是很有魔力,现在出门也不打怵了,跟人说话腰杆也能挺直了。以前想,北京、上海那么大的城市,去了不得被人瞧不起啊,现在想想,其实那里也有人过得不如我们。”

  村里还有人在三亚买房子。村民们说,听说有十户八户已经在海南安家了,都是老年人,不打算再种地了,可能得等村里的新楼房建好了再回来。

  名牌也开始进入了村民的视野,尤其是年轻人对名牌商品的接受速度很快。刘帅给记者展示他一身的牌子,从T恤到运动鞋,都是大众最耳熟的那些名牌。

  对老年人来说,有钱后的变化更奇妙。因为老年人都有大棚或温室,每人至少也有两亩,以前儿女们不太爱管的老年人,突然变得“吃香”了。有的老人五个子女争抢着让住自己家,因为住谁那儿都不会白住。

  与兴奋心情相伴,家庭纠纷和借钱的人也随之而来。“谁也不想露富,有钱了都想偷偷先存起来。可是没办法,征地补偿的事儿谁都知道,就算不知道谁家具体补了多少,但大概的数也知道,这事儿没法藏着掖着。”一位村民说,补偿款刚到手,借钱的亲戚就都上来了,一张嘴都是五万十万的,没有少借的。盖房、买农机具、扩大生产,一般都是因为这些事借钱。以前我们也管亲戚借过钱,所以自己有钱了就不能不帮别人。有的人家光借出去的钱就得四五十万。

  两代人之间的关系、兄弟姐妹间的关系也受到钱的冲击。这段时间,红星村村委员调解了10多户村民的家庭关系。因为老年人地多,补偿款得到的钱也多,子女们就都想管父母多要点儿,可是父母又嫌子女平时不孝顺,不想给。还有的因为婆媳关系以前就不好,有钱以后矛盾更加升级。村委会工作人员说,有的家庭一闹就是俩月,特别难调节。调解家庭矛盾哪儿能讲理啊,就慢慢跟两边谈,说服子女们少要点儿,再说服老人们多给点儿。就这具体的钱数,矛盾两方特别难谈拢。

新闻动态 | 学校通知 | 学生乐园 | 学校建设 | 各教研组 | 德育天空 | 计划总结 | 电脑学院 | 图片中心 |

本站一部份内容来自网络收集,若有侵权请告知,将立即删除!联系QQ:49093850

岚谷教育教学网 闽ICP备05019791号